對于符合要求的虛擬運營商 政府應盡早頒發正式牌照

作者:郄勇志 責任編輯:甄清嵐 2017.02.09 16:51 來源:通信世界網

通信世界消息(CWW)近年來,國家持續出臺相關政策,鼓勵和引導非公經濟、民間投資健康發展,向其放寬市場準入,移動轉售業務試點就是在這個大背景下開展的。工信部于2013年5月17日正式發布《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方案》,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是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基礎電信業務領域,推進電信運營體制改革的重大措施,在我國電信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2013年12月26日,工信部向巴士在線、北緯通信、話機世界等11家民營企業頒發了第一批移動轉售試點牌照,自此正式拉開了民間資本進入基礎電信業務領域的序幕。起初,監管部門將移動轉售試點期時長設為兩年,試點截止至2015年12月31日。不過,為期兩年的試點期末尾,由于移動轉售企業在互聯互通、實名登記等方面依舊存在諸多短期內無法解決的棘手問題,在如此現實面前,監管部門不得不延長試點期。

進入2016年前三季度,延長出來的試點期繼續暴露更多問題,這其中,移動轉售企業實名登記落實不力問題尤為突出。在此期間,工信部曾公開約談三家虛擬運營商,也曾通過多輪暗訪抽查曝光存在違規的企業名單。一時間,虛擬運營商被貼上了諸多被夸大化、誤導化的標簽,移動轉售行業走入發展史上最低谷。不過,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了監管部門延長試點期的必要性,畢竟開展試點的目的就是為了發現問題并解決問題。

2016年四季度虛擬運營商實名登記情況明顯改觀

近期,移動轉售行業最受關注的莫過于工信部網安局公布2016年11-12月針對虛擬運營商實名登記抽查暗訪結果,在所暗訪的31家虛擬運營商186個營銷網點中,發現存在違規行為的網點有22個,違規比為11.8%。乍一看,違規比率超過十分之一,形勢依舊十分嚴峻。但事實上,相比2016年前三季度表現,虛擬運營商的實名登記情況可謂是得到了大幅度改善。

為什么這么說呢?工信部針對實名登記落實情況自開展抽查暗訪以來,暗訪結果得以正式公開的次數總共有三次。第一次是在2016年1月份,虛擬運營商違規比例高達44.9%;第二次是在2016年7月份,虛擬運營商違規比例為33.9%,相比第一次違規比例下降了11個百分點;而第三次也就是本次剛剛公開的暗訪抽查結果,虛擬運營商違規比例為11.8%,相比2016年1月份下降33.1%,相比2016年7月份下降22.1%。

因此,單從虛擬運營商在不同時間節點的違規比例,便可以明顯看到虛擬運營商企業在實名登記方面做出的明顯改觀。而改觀的背后正是虛擬運營商企業不斷嚴抓實名登記的決心,例如,蝸牛移動率先開展警企聯動嚴打非實名詐騙、小米移動創新性推出人臉活體識別系統、迪信通開展實名登記全國總動員、藍貓移動嚴控實名登記出卡等。可以說,正是虛擬運營商企業在試點期充分認識到了嚴格進行實名登記的重要性,才有了當前違規率的明顯下降。

應區別對待虛擬運營商

虛擬運營商作為新興企業,在試點期可以說“勢單力薄”、“孤掌難鳴”,當個別企業出現嚴重負面事件時,其造成的惡劣影響可以說也將重創整個行業發展勢頭,這也就是虛擬運營商太湖論劍與香山論道兩屆意見領袖得主王獻蜀常說的一句話:“虛擬運營商還無法實現一榮俱榮,但是卻很容易造成一損俱損。”

以本次工信部公布的最新抽查暗訪結果為例,部分企業再次登上違規“黑名單”,14家企業違規很容易將輿論導向定性為整個移動轉售行業42家虛擬運營商都存在問題,畢竟虛擬運營商還處于早期成長階段,并沒有形成很大規模,加之企業眾多,單個虛擬運營商很難脫穎而出,品牌影響力并不足以覆蓋絕大多數人群。

在這種條件下,在看待虛擬運營商是否符合要求上應當最大限度的區別對待,從而保證優質虛擬運營商能夠不被“拖累”。區別對待并非為了分出三六九等,而是在涉及到企業核心權益時,政府監管部門能夠有重要參考標準。對比去年7月份與11月份兩次抽查暗訪可以看出:紅豆電信、小米移動等企業一直不存在違規情況,巴士在線、中興視通等企業經過實名登記嚴格部署后,也已經不存在違規情況。可以說,以上企業要么始終如一、要么嚴令改過,已經成為當前移動轉售領域中的“優質股”。

當然,既然區分開了違規企業與非違規企業,那么在占比較高的違規企業中,筆者認為同樣應該區別對別。以蝸牛移動為例,900萬的用戶規模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用戶存在非實名登記情況或網點違規情況,相比其他企業而言都是巨大的。這就好比中國移動,2016年9月北京地區仍有約230萬個手機號碼未進行實名登記,其中,北京移動120萬,北京聯通80萬,北京電信35萬,中國移動北京地區非實名登記在三家運營商之中占比竟高達52%,超過半壁江山。

與此同時,海航通信、鵬博士、話機世界等超過百萬用戶規模的虛擬運營商也同樣遭遇著類似蝸牛移動這樣的煩惱,羅馬并非一日建成,冰凍三尺也非一日之寒,巨大的用戶規模背后如果一朝一夕就能瞬間立竿見影看出效果,恐怕最終又是“文字游戲”。所以,針對蝸牛移動、海航通信、鵬博士、話機世界等企業違規,理論上應該理性看待、區別對別。要知道,這些企業要么是細分化典型代表企業,要么是率先實現盈利企業,要么是行業標桿企業,至少在移動轉售領域,甚至整個通信領域,以上企業都已經具備相當大行業影響力和知名度。

政府應盡早對符合要求的虛擬運營商頒發正式牌照

如果國內的移動轉售業務試點行近尾聲,那么國家發放正式牌照自然順理成章。之前工信部已經強調將對符合三點要求的虛擬運營商,在正式商用時依法開辟綠色通道,加大對碼號資源等方面的支持力度。這三點要求分別為:依法合規經營、實名登記落實到位、社會反響好。

據悉,虛擬運營商獲發正式牌照的流程是工信部首先正式發出商用文件,隨后42家虛擬運營商便可以申請正式牌照,申請資料提交結束后會有審查過程,符合條件的企業將由國務院審批,隨后工信部為其頒發正式牌照。所以,目前虛擬運營商翹首以盼的便是工信部早日下發正式商用文件。

其實,早在2016年11月份,工信部就已經開始著手研究、制定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正式商用辦法。當時,樂觀人士便預計:如果一切順利,首批拿到正式牌照的虛擬運營商將會在2017年世界電信日之前誕生。當然,預測歸預測,究竟工信部何時頒發首批正式牌照?究竟哪些虛擬運營商會成為首批獲牌企業還是要看是否符合正式商用辦法中規定的條例。

那么,在正式商用辦法出臺之前,目前能夠參考的也僅局限于是否依法合規經營、是否實名登記落實到位、是否社會反響好。在這三點要求中,相信第一點“依法合規經營”絕大部分企業能夠做到,畢竟堅守法律底線是開展合規運營的基礎。而后兩條在42家企業具體對照時,相信便有很大差別。

例如,實名登記落實到位的企業未必社會反響好,在此并非表示這類企業存在其他問題,而是如果沒有一定品牌影響力,消費者并不知曉這類企業,談何社會口碑呢?而具備一定社會影響力的企業,由于用戶眾多,基數極大,在整改實名登記問題時無法收到立竿見影效果,卻只能輸在實名登記之上。

所以說,很難有眾多完全符合以上三點標準的虛擬運營商。不過,考慮到工信部即將下發正式商用辦法,筆者也大膽預計:商用辦法中將會逐條逐項詳細列出哪些標準符合要求,哪些存在問題。所以,正式商用辦法將成為真正決定一家虛擬運營商是否滿足拿到正式牌照的關鍵文件。

之前,筆者也曾撰文《虛擬運營商企業強烈期盼正式牌照發放》,也充分說出了正式牌照對于一家處于試點期的虛擬運營商的利害關系,所以,在正式商用辦法正式出臺之際,針對符合要求的虛擬運營商,政府應盡早對其頒發正式牌照,給移動轉售試點期劃上句號的同時,也能讓三年來優秀的虛擬運營商為民營投資方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已結束
調查時間: 2017-02-09-- 2017-02-14 參與人數:2
參與調查區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2018香港马会全年资枓大全